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5月25日 人们的胜利

东京记疫 | 5月25日 人们的胜利

过山车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今天,东京摆脱了紧急状态。

 

在我微观视野中,这个国家是如何面对这场瘟疫,又是如何重塑的

 

首先,从社会上看,这次疫情很可能会改变以前无法改变的落伍习惯无用但很长的会议、只是为社交的酒会、印章传真老式文化,现在已经受到了质疑。我们意识到了这个国家在数字经济上落后,又明白了拥挤电车的的非人道。

 

中央政府的回应遭遇了问号。在说明书无法解决的危机面前,政府举动趋于尴尬和被动。对福利政策和检察厅法案的反感在推特上爆发,相当程度上带动了政府。这似乎成为了一个新的政治渠道而更亲近百姓感情地方青年政治家之手,得到了公认。

 

相比之下,首相黯然失色。如今奥运会不确定,修宪越来越难外交遗产渐渐淡化。用最严酷的眼光看,甚至可以说出现結局的先兆了。

 

在经济方面,疫情进一步打压了本已下行的景气。尤其是餐饮业服装住宿业造成了致命的伤害维持留存收益的大公司设法活下来了。未来大方向不明确了,最佳例子是磁悬浮新干线这次疫情原本隐隐约约的分层现象更加明显。人们会更加关注财政紧缩与再分配之间的艰难平衡。

 

这一点上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但可以肯定的说,至少目前来看,日本局势幸免于难。死亡人数肯定比西方国家要少。批评者仍然指出,与其他一些亚洲邻国相比,日本死亡率数字不值得赞美词。

 

如果说这可以称之为暂时性的胜利,似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社会的凝结力。很难说是肯定的,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这次感染病的细节,但很多人遵守如此宽松的社会限制,是值得表扬的尽管日本人有时做得太过分了。厚积医疗卫生系统挺得住了。人数还不够多,但那些专家提出了宝贵意见,而且各方去聆听

 

再者,很多国人可能都想起了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诸如阿玛比埃东大寺的祈祷。一点点的机智,抚慰了这个令人窒息的世间。

 

 

从明天起,我会开始减少记的更新次数。感谢到目前为止读过一系列博文的人。 最后非常感谢陆跃玲,不分工作日或周末,看一眼稿件。)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