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5月6日 (终于)告别传真

东京记疫 | 5月6日 (终于)告别传真

随着月历的翻开,令人安慰的微风吹来,预示着夏天即将来临。曲线压低的形状和解除“自肃”的声音让人心情舒缓。

 

在面对未知威胁的风波中,这个国家的行为模式发生了变化。 我们经常看到富有幽默感的“去昭和化”这一字眼。在印章详见:东京疫记 | 411日 致命的印章成为众矢之的后,传真也紧随其后。

 

4月23日,一名在神奈川县(与东京邻接,就是“钻石公主”号停靠的地方)医院工作的呼吸科医生在国内拥有4500万活跃用户的平台推特上发布了以下内容。

 

“别再这样了..... 新冠的发生报告书也是手写的。这就是昭和时代”。他同时还上传了一张发生报告书照片。

 

 

据他说明,当确诊为新冠患者时,他们得填写这张纸,回答19个问题给厚生劳动省下属的保健所发送传真,然后还通过电话确认。对他而言,在匆匆忙忙的现场,这样的过程很麻烦。再加上,从传播病毒的角度来说也是不合适的。

 

对此请求,精通互联网的大臣河野太郎及内阁府副大臣平将即时响应。后者在4月30日就汇报,已改进了报告系统,不再需要发传真。但新系统在5月17日这一周才会在全国范围内启动

 

与日本人交换名片后你会发现在电话号码旁边印刷着传真号码。在我试图采访日本人时,经常会被对方要求,“请通过传真发一份方案”。 把不痛快表现在脸上,我去便利店投入六个铜钱,打印出一份文件后再按传真按钮。

 

这个倾向在政治家办公室和老牌企业尤其明显。这大概是日本型组织过于僵化的体现。

 

此刻停止传真具有高一层的意义。例如,东京都政府公布的测试结果十分含糊,连阳性率都不公布。部分原因在于这类报告风格。为了实时正确地掌握感染状况,必须让这个过程更加顺畅。

 

看来,新型冠状病毒将打退一些日本的坏习惯。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