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5月24日 解除紧急事态的前夕

东京记疫 | 5月24日 解除紧急事态的前夕

白天在外面走,发现了一个季节不知不觉得已经过去。沿街的树木都变绿了。我感觉自己好像从冬眠中走出来。

 

当我走到站前的商业街方向时,看到很多人如往日一样来来往往,令我感到意外。有多久没看到星巴克开店一名女生向她的伙伴儿感叹,“哦,星巴克开着!”从外面看得出来,这家特意设置入口和出口流动路线后来我发现,星巴克正在只提供外卖服务。不知这个咖啡连锁店未来会如何处理店内密集空间设计。

 

跟我一样,走在大街上的一些男人,头发已经长长了。

 

我乘坐地铁往市中心方向时,车上乘客寥寥无几。周日有空位,是以前不可想象的。

 

 

跑远去见人。这是我十周以来,第一次以聊天为目的跟别人见面。朋友说得没错我已经忘了怎么和人打交道了。“

 

一名在东京东部经营一家酒店的老板主动抱怨,她多么讨厌现任内阁。大多数日本人不愿意讨论政治。我在日本生活多年来形成的一个判断标准是,公共空间里有人敢批评政府时,这个政府有点危险的。

 

她滔滔不绝的介绍,有报道称,亲自经营居酒屋的宰相夫人对”自肃“感到不满,也有报道说,夫人在疫情期间前往远方。从她看来,现任首相只保护既得利益的产业,并“活在与普通人不同的世界对于政府补贴,她已经咨询了一位税务师,但发现,准备相关资料很麻烦,因此还没申请。她得出结论,这位首相应该下台。

 

住在乡下的不少人还没拿到“安倍口罩”。而且绝大部分民众还没有领到10万日元现金福利

 

我把一瓶宝贵的消毒液赠给名五十岁做日工的保安。他说一直在找但没有得到,所以开心。

 

我回家的路上,路过挤满购物者的商业街。大部分店铺重新开业。优衣库在入口处设立了展台,为的是向顾客实施检测体温喷洒消毒液。附近一家旅游用品店在销售大量非名牌口罩估计是因为大家犹豫进去窄小空间用餐,一些餐饮店在外面出售食品。

 

回家后我感到疲劳,看手机上的计步器过去一个月记录才明白了为什么。

 

这就是我目前所摸到的日本首都。预计东京明天即将摆脱紧急状态。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