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疫记 | 4月11日 致命的印章

东京疫记 | 4月11日 致命的印章

有英文表达,数数你的祝福(count your blessings)。深以为然。
 
最近,我去银行办理一笔海外汇款。拿到号码,等了半天后,工作人员告诉我,我需要带用以登记的印章。回到了原点。我只好改天再去一次。如果你在日本生活过,你可能会理解我的感受。还有一次,我只是为了处理一堆文件,骑自行车一个小时到某个办公室。凡事麻烦,日本是老式社会,特别是疫情如此蔓延时,这简直是拷问。
 
印章和文书工作阻碍全国推动远程办公的努力。
 
日本成人一般有自己的印章,小圆柱形,上面刻着自己的姓,浸在红墨水里。在工作上,印章用于签署合同,批准提案或提交文件。
 
据日本情报经济社会推进协会3月公布的一份报告,截至今年1月,日本国内引进电子合同的企业仅占整体的43.3%。另据由首都圈三十家信息技术公司构成的TDM远程办公执行委员会,在推动远程办公的成员企业当中,有九成企业的员工被迫来上班盖章。
 
去年9月,当时78岁的日本信息科技(IT)担当大臣竹本直一在就任记者会上坚称,“书面盖章的印章文化要与行政手续数字化并存。”他是“日本印章制度和文化保护议员联盟”的会长,可想象背后有既得权益。
 
除印章文化之外,日本白领还希望,借这次疫情打破一些恶劣习惯,其包括,发送传真的奇怪传统,准时不结束的不必要会议,老板让你强制参加的喝酒聚会,高峰时溢出的满员电车,同时实现无纸和无现金社会。教育方面,有些人觉得可将入学时期从春天改到国际标准的秋天。
 
或许,新冠疫情要成为大胆改变日本传统概念的一股力量。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