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香港大妈的焦虑

香港大妈的焦虑

有一个白天,我在“立法院”的中庭跟物资组的学生们聊天时,一个大妈走过来,开始鼓励抗议者。她戴着太阳镜,衣服是红蓝两个颜色,很讲究配套。她的国语不是很标准,后来我知道她是香港人。

在这次“太阳花学运”当中,台湾和香港的关联受到了关注。占领期间,在“立法院”后面贴着大量的鼓励信,寄信人包括上百名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台湾加油!我们在香港为大家打气!反服贸!反暴力!一起努力”。3月30日,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举行据称50万人参加的游行之际,几百名香港学生也在香港发起游行声援“太阳花学运“。

除此之外,不少台湾年轻人因一张在网络广泛流传的照片而深受冲击。在那张照片上,一个香港抗议者拿着一张纸板,上面写的是“我是香港人,请台湾踏在我们的尸体上,想你们的路”。

早些时候,《文汇报》指出,“香港社会各界指出,所谓’反服贸’已经演变成违法暴力,香港反对派试图将台湾暴力抗争引进‘占中’(笔者注:占领中环),只会搞垮香港,最终令普选’一拍两散’“。“占领中环”是指,今年7月为了实现普选香港举行不服从抗议的计划。

白天很热,我跟大妈在阴凉处坐下来,深入对话,附近有一排警察队守着“立法院”的东侧。她说,40多年前第一次来台湾玩,碰到了一位台湾男士,四年后嫁给了他。她感觉,与香港人不同,这里的人善良而且热情。她的先生是油画画家,她现在在香港和台湾的时间各占一半。

她回忆说:“小时候,英国人教香港人懂法律,给房子,也教得很多人品质较高,每天都变好。但现在大陆人来,他们品质很低,在地铁尿尿、吃东西,香港人说不可以,他就骂我们香港人。在尖沙嘴的半岛饭店原来很高尚,如今变成菜市场,香港人曾经在这里喝咖啡,很优雅。”她说,香港人只能去后面的山,没有大陆人。现在香港家附近出现小偷,没有机会投票,虽然她女儿有工作,但买不起房子。

3月19号,也是台湾年轻人开始占领“立法院”的第二天,她看到有个学生在电视上说,希望婆婆、妈妈、阿妈们来支持他们,就算来一个小时也好。这让她感动:“本来在煮饭,我就不煮了,换衣服就来了。”

她慢慢讲道:“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很多人都带着孩子来,小小的孩子。还有他们住在棚子里面,family,一家来支持,带着两个小孩子来。然后有一些很老的,坐那个轮椅,wheelchair,来。老人走不动也扶着来。我在想我可以走,为什么不多来?”

她介绍,她一家住在“总统府”附近,现在交通不方便。最近有一次,对计程车司机说目的地时,她就愤怒地喊道,“我要去那个笨蛋的家”。

她告訴我,不要放弃,因为你们(笔者注:应该是指台湾学生)只差一步,再放弃就没有了。他会用不好的手段,以后我们就没机会了。这次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努力。再不可以,我再上街啊,50万不可以,100万人啊。马英九最怕外面,去让全世界的媒体知道他的事情。“这个(台湾)学生很懂电脑手机,很懂用这个发,技术很好,发到全世界去。还有16个人,用不同语言发出去,香港现在学他们,要给世界知道。”

大妈说,学生们的诉求没有为自己,即使他们成功,也没有得到好处,这是为大家的。而那个“大老板”,他是为自己。她说前一天在电视上看到警方准备冲进去的说法,整个晚上睡不着,今天又来了这里。她说,白天来这里就好像保护他们,多一点,他们不敢打学生。“我知道是一点点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一点点也好。”

她感觉,如果这次学运没有成功,台湾或许变成“第二个香港”。“这里才是我的家。香港已经没有了,死了。”她继续说,“如果不出来反对马英九,他一件一件卖我们,这个就是第二个香港,我就没地方走了。”

(特此感谢财新记者南皓)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