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日本排外主义与“在特会”

日本排外主义与“在特会”

(图片出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YGRXY4_IdA

 

在中国生活,诸如听到“小日本”、“棒子”以及“阿三”这样的特定用语并不鲜闻。不过,近期在日本某些地区,听到有关族群仇恨的言论也越来越多了。

今年2月下旬,在名为“鹤桥”的大阪韩国街。一个女初中生被一排警察官、几个男人和几面红白相间的旭日旗包围着,她用话筒大声呼吁,对“在日”(即驻日朝鲜人与韩国人)进行“鹤桥大虐杀”。举办此活动的是“不允许在日特权的市民之会”(简称“在特会”),这个团体在日本已得到广泛的关注。

“在特会”发展之路

“在特会”创始人兼会长樱井诚原来只是一个熟悉韩国和朝鲜问题的网民。2005年,社会上出现了“韩流”,而在网上又同时出现了“嫌韩”的风潮。这一年,善于辞令的樱井参加了一个讨论类电视节目,以博主身份就日韩关系发言。自称市民团体的“在特会”在2006年成立以后,势力逐渐扩大。迄今,会员人数已达1万,在日本全国设立37所支部。

“在特会”如何扩大势力?首先,不管是真性情还是假装,樱井展现出强烈的个性。在街头示威时,他总穿着背带以及蝴蝶结,说话听上去调理井然又煽情。

“一年有5000名‘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被逮捕。这是警察厅犯罪白皮书显示的。六年前,这个数据达到9000,‘在日’成年人口只有52万,但在过去十年总计有七万人被逮捕。虽然其中有累犯,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犯罪民族?没有人因此发出愤怒的声音。因为对象是‘在日’,所以大家都忍气吞声,但是我仍然要堂堂正正地出声。”他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在特会”成员拍摄现场视频,不仅在网络上直播,还将它们上载到YouTube上,以吸引新成员。加之,樱井隐瞒本名和经历,有助于在会员中将他自己神化。

“在特会”主张,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拥有特权,诸如“特别永住者”地位——在日本正式投降前,在日本生活、并已脱离了原有国籍的韩国人及朝鲜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原则上可以享受跟日本人一样的生活;虽然朝鲜学校不属于日本《教育法》第一条中所定义的学校,但仍可以接受地方政府的经济支援;虽然不是日本国民,不少“在日”接受生活保障;有些“在日”使用日本姓名,而媒体只报道日本姓名,而不报道本名,这助长了犯罪。

与此前的右翼团体不同,“在特会”将自己定义为“行动的保守者”,不会采取街宣活动,而是采取实际示威,不惜用仇恨言论攻击包括中国、朝鲜、韩国在内的“反日国家”以及对这些国家采取“绥靖”政策的民主党政权。对这种活动,甚至日本传统右翼团体提出批评意见。

例如,在2009年,“在特会”积极分子在京都一所朝鲜学校的正门前,抗议其非法占用附近的公园。他们大喊“朝鲜学校是朝鲜的间谍培养机构,把它们从日本赶走!”“你们杀死日本人,抢走了这块土地!”,惊吓了在学校里的学生们。后来,其中四人因威胁妨碍学校正常运营而被判有罪。

在此前后,“在特会”在德岛、奈良、大阪引发了同样的刑事案件。与此同时,“在特会”的攻击对象拓宽到主流媒体、公务员、工会、跨国企业、左翼人士以及反核团体。一方面,随着行动过激化,有些团体中的干部已经离开。但另一方面,自去年夏天以来,日本相继跟周边国家产生的摩擦使排外主义运动的力量保持稳定。

这些“在特会”成员为什么加入运动?用采访过多名“在特会”成员的撰稿人安田浩一的话,“在特会”成员寻求类似家庭般的归属感,而攻击对象是加害者,自己则为“被抢夺”的受害者。

此前,关西学院大学教授金明秀对京都居民进行意识调查。初步结果发现,日本种族歧视方面可能没有跟社会和经济阶层的密切关系。与这一研究结果符合,参加“在特会”示威活动的包括从事各种职业的男女老少。《纽约时报》报道也曾介绍,会长樱井诚是税务会计师。

社会学专家小熊英二在2003年出版的《“治愈”的民族主义》里又分析,家庭或者朋友等人际关系越崩溃,越会被基于不安心态而出现的的民族主义吸引。“孤立感以及利自主义的蔓延与这种民族主义没有对抗关系,而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

安田浩一在其专门研究“在特会”的著作《网络与爱国》中介绍,“在特会”会长樱井诚——本名高田诚,他的老家所在地与“在日”聚居区相邻。据樱井的高中同学回忆,他曾是一个沉默寡言、不显眼的人物。

如何应对?

面对趋于过激化的“在特会”示威活动,多数日本人的第一反应是困惑,但也有部分人士在现场举行抗议“在特会”的示威活动。

因为“在特会”的憎恨言论针对一个民族这个抽象对象,难以适用于名誉毁损罪或侮辱罪。在没有有效法律的情况下,参议员有田芳生认为,现在已经进入了要对取缔排外主义运动的法律进行讨论的阶段。不过,因为日本宪法保护言论自由,也有观点认为,政府应尽量不要对言论内容进行限制。

联合国制定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在1969年生效,包括日本、中国在内的各国都加入了。但跟美国一样,日本保留了第四条:“凡传播基于种族优越或种族仇恨的思想,煽动种族歧视的行为均为犯罪行为,应依法惩处;凡提倡种族主义的任何组织均属非法”。因此,日本和美国都没有直接限制憎恨言论的法律。英国、德国等国则已经制定法律来限制憎恨言论。

在历史上努力克服歧视黑人问题的美国,种族歧视问题仍十分敏感。一旦有种族歧视的言论和行动,会遭到地区社团的激烈抗议。比如说,在我就读的大学,曾发生某些学生对黑人的歧视行为,上百名学生在校园里进行游行。日本不仅是2020年奥运会主办国的候选国,而且政府呼吁将日本打造为“全球第一易于做生意的环境”,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或许是一个考验。

5月7日,在被问及这种排外示威活动时,出席国会的首相安倍晋三回答,有排斥部分国家与民族的言论,这是“非常遗憾”的。他称,日本人本来是重视和睦的,并不是排他的国民。任何时候都觉得要彬彬有礼,宽容又谦虚,这才是日本人。“仅仅通过诽谤中伤他国与他国人民,来显示我们更优越,是一个完全的错误,最终会辱没自己。”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