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听日本官员谈“安倍经济学”

听日本官员谈“安倍经济学”

在东京的那两三天,每天都是风雨交加。不过在这期间,有机会跟一些在经济官厅工作的日本官员朋友聊天,讨论“安倍经济学”。他们如何看待“安倍经济学”?对过去二十年阴沉的日本经济而言,明天会迎来阳光,还是倾盆大雨?

首先,首相安倍晋三推动“安倍经济学”的时机抓得好,因为日本经济在去年底已经开始反弹。换言之,日本经济最近好转并不仅归因于“安倍经济学”——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与成长战略的政策组合。

在民众对安倍带来的经济效益感到满意的情况下,自民党在7月举行的参院选举中获胜的可能性无疑很大。预计民主党和日本维新会将争夺第二大政党地位。若维新会崛起,将来会获得像过去民主党那样的势力。用一位官员的话说,“今年8月以后,修改日本宪法成为政坛主题已是定局”。

对他而言,政治家只关注宪法问题这种情况或许有利于日本经济未来的走向。因为他相信,“政府最好不要随便推出经济政策”。他举例称,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政府推出了节能家电补助政策,而这导致日本有些本该被关闭的工厂还在运转,包括松下在内。

今年4月初,新行长黑田东彦率领的日本央行决定大幅放宽货币政策。之后,市场的关注重心转移到第三支箭(成长战略),也就是说,在央行“争取时间”时,安倍政府究竟是否会进行结构改革。

一位官员朋友认为,安倍经济政策的进展速度很快,诸如在2月决定加入TPP谈判。但他同时从经济政治学角度分析,安倍迄今推动的政策并没有政治上的成本,至少能够保持市场对安倍经济学的期待到7月举行参院选举。不过,日本政治家擅长的是制定限制,而日本需要的是放松产业管制,这恰恰是相反的方向,难度很高。

经济改革的成败与政治系统的效率也总有分不开的关系。一个官员认为,为了获得成功,一定要破除日本国会的恶习。在他眼中,日本政治家数量过多,而且不一定会自己写法律草案,所以国会议员定额可以减少,他们的秘书反而要增加。除此之外,与美国不同,一旦日本国会通过预算,之后无法进行再次调整。因此,日本财政措施较为缺乏弹性。

官员朋友们纷纷表示,日本政府只能改善包括资本及劳动力在内的企业环境,而不能直接实现企业增长;“我们只能期望会出现了不起的,比如效率很高的电动汽车、Facebook游戏开发等”;寄望日本政府通过完善易于培养风险资本的环境,并取消进入产业的障碍,来打造出一个跟硅谷一样的地区。

但令人担忧的是,日本政府提出的改革方案往往以小规模改革而告终,例如,将大学入学时间从春天改为秋天。近期,小泉改革的驱动者竹中平藏提出“安倍经济学特区”构想,包括在东京允许公共交通工具24小时运营等。考虑到竹中等产业竞争力会议委员提出的意见,预计结构改革全貌将在6月出炉,这次改革方案是大刀阔斧,还是小打小闹,仍有待观察。

在被问及“安倍经济学”是否成功时,一个官员朋友回答,“黑田东彦和安倍晋三正在边走边想”,推测两人目前也没有完全确定的蓝图。

有个官员朋友又说,关于“安倍经济学”,来自海外人士的咨询多得“让人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引人注目的程度相当于2008年中国推出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而最近海外人士对中国经济的关注度相对下降了。因此,他担心日本国内正在出现“中国怎样都无所谓”的态度。

无论如何,在被动多年后,这是日本经济首次跑在前头,转入攻势。许多发达国家也正担心陷入流动性陷阱的风险。在此情况下,日本能否找到“正确答案”?在关键的一两年内,“安倍经济学”如何发展值得密切关注。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