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木寺昌人采访花絮

木寺昌人采访花絮

1月23日早上,我和编辑黄山一同去为《新世纪》杂志采访新任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这天距离反日游行发生已过了四个多月,日本使馆附近早已恢复了安静,黑色的使馆大楼静静地矗立在北京的雾霾中。

日本驻华大使馆去年搬到了亮马桥,建造花费了70多亿日元。使馆里有100多位工作人员,规模仅次于美国。进入正门后,要先出示证件,将电脑等物品存放在储物柜里,然后通过安检,所以花了好几分钟。我们进入使馆里面时略有些晚了,木寺已经和翻译在房间里等我们。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雪白的墙壁,茶几上有一只淡雅的花瓶。

就在采访这两天,肩负向中国领导人递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笔信重任的日本执政联盟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正在北京访问。到最后一刻才确定我们能够按原定计划采访木寺。所以我们首先感谢大使拨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他回答说,“接受媒体采访,对大使来说,是重要工作之一。所以我今天准备了很多。”我看见他手上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回答提纲。

木寺个子不高,身材有些胖胖的,戴一副无框眼镜。那天他穿一身藏青色西装,打一条红色领带,胸前还佩戴了一枚蓝丝带徽章。蓝丝带象征着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标志着天空和日本海连接着在朝鲜的日本人质和他们在日本的家人。除首相安倍晋三之外,多位朝野国会议员一直佩戴这种徽章,希望问题早日得到全面解决。

由于担心时间紧张,我们没有客套寒暄,就直奔主题开始了采访。在采访中,木寺目光里总含着微笑,态度温和,让人觉得很有亲和力。他手下的多位外交官说,木寺善于组织工作,与他一起工作令人感到愉悦。木寺曾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称,“作为新任驻华大使,我受到包括执政党和在野党在内的许多政治家的期待,大家都纷纷鼓励我。”

在回答我们的提问时,他多次提及我们的名字以及刊物名称。比如,“像黄先生刚才说的那样……”,“《新世纪周刊》的读者们很了解世界的局势,所以读者们可能会理解我的想法 ”,“对舛友先生关于经济的提问,我想介绍有望合作的一些领域以及个人希望,可以吗?”等等。

在采访中,我们还谈到了环境治理问题,我说PM2.5最近受到关注,日本专家正在研究这种超微粒子是否飘到了日本,听说日本政府也考虑与其他亚洲国家共同处理该问题,个人认为中日可以推动环保合作。木寺回答说,“这个(跨境污染)不仅仅给日本带来影响,同时也给韩国带来影响。由于风向,在日本有时也会看到汽车上有黄沙,所以这对日本也是有影响的,因此两国必须进行合作。”

有些日本官员回答问题时只会念稿子,而木寺用平缓的语速与我交流,在谈到环保合作时,他指了指窗外说,“今天北京的大气污染也相当严重,我到这里感到吃惊,最近不仅在北京,而且中国各地都发生了严重的大气污染……。”

采访结束,我们都站起来。木寺面带微笑对我说,他读过我写的关于他的列传。“你的调查能力很强,我脊梁直打颤啊。”就像在采访过程一样,他总是能照顾到对方的情绪,让人感到舒适。

在约一个小时的采访中,黄山本想坐得放松一些,但看木寺一直正襟危坐,将两手放在双膝上,于是还是作罢了。木寺也没有喝放在他面前的那杯茶水。黄山说,日本使馆提供的茶水很好喝。

黄山告诉木寺,自己从来没有去过日本,希望有一天可以去日本。木寺用中文低声回答道,“你应该去”。木寺在外务省是法语第一人,并不是所谓的“中国学院派”,不过他曾学习过一段时间中文。

临别前,木寺再次跟我们握手,他向正在整理设备的摄影记者牛光走过去,对他说,“你也辛苦了”。木寺似乎不太满意前几个媒体采访中拍摄的照片,对牛光说,“拍得好不好都靠你了”。后来黄山对我说,他一共跟木寺握了三次手。

我们和使馆官员一起离开房间,这时门把手上写着“请勿打扰”的挂牌掉了下来。木寺昌人停下脚步,弯腰将挂牌拾起来,站在他身后的官员赶紧接了过去。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