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日本大选系列之二——我的朋友为何竞选?

日本大选系列之二——我的朋友为何竞选?

12月10日晚上九点,我访问了日本维新会候选人村上政俊的选举办公室。他正在竞选大阪第四区唯一的议席,办公室外面挂着有维新会特征的绿色旗帜,还有明亮的灯笼。

我和村上两年前在东京相识。2010年7月,我的一个朋友介绍我去参加某人的送别会。这个人就是村上政俊,他即将被派往北京大学留学,而我刚好马上也要到北京去。我还记得在送别会上有人提到,“现在日本政治家只有老人,有利于老一代人,我们年轻人应组建为年轻人服务的政党。”

2010年秋天,我应他邀请在北京参加了一个单口相声的演出,之后我没有主动找过他。但一年后,我突然觉得想要见他,和他说话,跟他分享我对中国的看法。他当时说,很多人为寻找关系来找他,对他说话的人却很少。我还记得,和他在建国门道别前,他嘟哝着:“希望日本会再一次复活…”。

2010年,中国GDP超过了日本GDP,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1年3月,大地震袭击了日本东北地区,造成近两万人死亡。此外,近年来,中日之间的摩擦也不断地发生。

2011年底,野田佳彦对中国进行访问时,他参与了准备工作。后来听说他有机会与这位首相拍了合照。学业之余,他在中国的目标是走遍中国。今年4月,他还去从西宁坐火车到拉萨,结果由于高原反应而住院。

七个月前,他即将离开中国赴英国时,我们在五道口的“桥咖啡”聊天,一直聊到半夜两点。我们谈论了日本各方面的问题,包括参议院拥有过大的权力、日本大企业的问题、日本在亚洲的地位、必要的地方分权等等。

“其实,我从小一直想要当政治家,正考虑当外交评论家,成名后再竞选大选”,他透露。

现年29岁的村上政俊出生于日本大阪。这个日本第二大经济圈的低迷与全国相比更为明显。在1995年至2005年期间,东京都以及名古屋所在的爱知县的GDP分别增长13%和9%,而大阪却下滑了6%。大阪正是近期累积亏损的松下和夏普的总部所在地。

2008年当选大阪府知事的桥下彻削减浪费,2010年1月提出“大阪都构思”,旨于取消大阪府和大阪市的双重行政造成的弊端,同年4月建立地区性政党“大阪维新会”,去年11月在“大阪双重选举”中打败既存政党,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胜利,控制了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长职位。今年9月,桥下彻组建了“日本维新会”来进军国会。

今年11月17日,日本维新会公布了第一批47名大选候选人,我当时正在财新峰会的现场,随意看了看记者会的直播。我发现在桥下彻的正后方有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村上。他之前告诉过我,将应维新会的公开招募申请候选人。申请人数超过了1000名,所以竞争颇为激烈。虽然我相信凭他的经历和能力,他会入选,但我当时也确实感到很吃惊。看到我的朋友和日本最受关注的政治家站在一起的感觉还真有点奇怪。

走进村上的办公室后,我注意到办公室空间极小,目测不到20平米,与我刚访问过的民主党选举办公室无法对比。里面只有一个志愿者,他是村上的高中同学,临时来帮忙的。

除了选举办公室之外,参与竞选活动的组织能力也是急忙赶造出来的。办公室里只有6台电话机用于“电话攻势”,参与竞选活动的基本上都是候选人的朋友、同学及其母亲。一名志愿者告诉我,“很多候选人几乎每天召开集会,但我们只有一场”,主要手段是演说。

此刻,村上正在其他维新会地方议员的办公室开选举对策会议,决定第二天在选区的哪些地点展开竞选活动。可以看出,维新会候选人的竞选活动略有些无序。在前篇博客中的民主党志愿者曾提到,大多数候选人早就决定了具体活动日程。与其他政党给候选人提供资金不同,在竞选后,包括村上在内的维新会候选人反而给维新会付了400万日元(约合30.8万人民币)。

我问村上累不累,他回答,“说实话,我很累”。可以说,日本选举以体力定胜负。在竞选活动期间,各政党党首要走访到全国每个角落。而村上得走遍他所在选区的每个角落。当天,他半夜12点多才完成一天的工作。

11日早晨7点,村上已站在JR天满站前,穿着西服,外面套了一件绿色夹克,身上披着绶带。他左手戴着一只手套,右手没戴,试图与正在上班、上学途中的每一个路人握手,介绍自己,尽量让“村上”这个名字渗透到他们的脑海里。火车站是日本城市发展的核心,是一个绝好的竞选地点。不少人答应他的要求,接受握手,在匆匆忙忙的行人中,仍有人主动跟他握手,和他聊两句。村上政俊告诉我,他接触的选民反应很好,他感觉有希望当选。

“早上好,(他是)日本维新会的村上政俊,请多关照!(他)29岁,将发挥外交官的经历去引领日本外交,发挥年轻的力量去改变日本政治!”,志愿者站在村上周围,大声呼吁着。活动到将近九点时终于结束了。

村上和志愿者在回办公室的路上遇见了自民党候选人中山泰秀。一辆观光公交车在中山附近停下,村上不经意地戴着绶带就乘上了车。这时,在车外的中山泰秀拿起麦克风说,“这个候选人真不知道公职选举法。如果可以那样做,我也会做”。该法禁止候选人挨家访问,公交车也算,因此村上上车后应脱下绶带。

我没有上车,拍了几张中山的照片,他靠近过来对我说,“你是媒体人吗?”“作为外务政务官,我参加了第一届南京日本周”。一位日本外交官曾对我说,负责外交的日本政治家愿意去有影响力的国家,好把它作为一个政绩,因此很难让日本政治家去影响力小的国家来推动外交。

这个摇动选区包括代表大阪的繁华地段——梅田、商店街和住宅区等不同地区,面积只有约34平方公里,候选人经常碰到彼此。除了前职中山及新人村上之外,还有民主党、社民党、共产党候选人皆参加竞选。

9点许,村上和志愿者在办公室吃早饭,并确认当天的竞选计划。9点40分左右,所有人出发,六个人骑自行车,形成一排穿梭在大街小巷中,碰到的所有路人都是拉票对象。穿着西服的村上一看到反应好的人,就停下来与每个人沟通。许多人说,“我利用‘日期前投票制度’已经投给你了!”。在骑过公寓时,他大大地挥手,这样公寓里的人也有可能看见他。

11点半,大家又回到办公室,赶紧吃午饭。12点半,在另一个地区与著名政治家东国原英夫共同发表街头讲演。东国原穿插笑话的讲演很有吸引力,几十个选民聚集在一起,这方便他们认识村上政俊。

“从海外,从中国看日本,我更加清楚地看到大家心里感觉到的事情。大阪这个城市,日本这个国家没有活力”,村上政俊在讲演中提到。

“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官僚每年制定预算就好,政治也好。但失去的20年,GDP没有增长,是因为政治不好。让我来改变(政治)结构。若有改变,大家的生活、大阪这座城市、日本这个国家都会前进”。

他完成共同讲演以后,继续骑两个小时的自行车,在别的地方共同发表讲演。晚上6点半,他在都岛地铁站出口外,向下班的白领问候。马路对面的电子屏幕显示当时的温度仅为四度,还有人愿意脱下手套与他握手。7点半,我离开现场时温度下降到了三度。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