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日本人眼中的“反日游行”

日本人眼中的“反日游行”

9月15日是个周六,还不到上午10点,我就已经在打车赶往日本驻华大使馆的路上了。快到使馆附近的好运街时,车堵得非常厉害,所以我决定下车,步行过去。走到前面发现,道路已经被交通管制了。好运街上聚集了很多高级日本餐厅,我对这些餐厅很熟悉,因此一看就知道那天不同寻常:每家餐厅门口都挂着五星红旗。在其中一个餐厅的门口,有两个员工正拿着一个红色横幅,准备拉开,估计上面写着抗议日本的口号。路旁停着的面包车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印着“抗日”两个黑字。

大约走了10分钟,我到了大使馆前面的亮马桥路,听到一阵阵嘈杂的人声,路上没有汽车,车道上挤满了抗议者和游行示威的人。据我目测估计有好几千人。他们大喊着“打倒小日本”等各种口号。抗议者中很多看上去20多岁,穿着休闲装,和在朝阳区常见到的白领不同。一些人穿着印有口号的T恤,有些人脸上画着中国国旗。许多参加游行的人在用手机和iPad拍照。人群中还有人高举着毛 主席的头像。

大使馆门前围满了情绪激动的抗议者,他们与武警隔着安全网面对面站着。我穿过人群,挤到抗议者的最前列。我听到有人质问武警,“你是中国人吗!”。我看了一眼,提出质问的是一个大约30岁左右的男性抗议者,被质问的警察看上去满脸困惑。这样的质问我至少听到了两次。我为这些警察感到十分遗憾。

抗议者们一边大声地呼喊口号,一边不断地朝大使馆所在的方向投掷东西——塑料瓶、鸡蛋、石头、泥土、草木、甚至那些红白相间的圆锥形路障。有一瞬间,一把土从我的头顶飞过,“沙沙地”落进我的头发里。这些投掷物有的被投进了大使馆,不过也有很多不是,在大使馆外的马路上能看到破碎的鸡蛋。后来我回家后看到日本媒体报道得知,大使馆门口的日本国旗因被弄脏,而被暂时取下。

投掷的对象不仅包括戴着安全头盔的武警,还有在“安全岛”上站在折叠梯上的外媒记者,其中大部分是日本记者。一位金发的白人女记者被飞来的圆锥形路障砸中了,她手捂着额头,表情很痛苦。她看上去大概50多岁。另一个高个的白人男记者看着抗议的混乱情形,笑了笑。站在我身后的一个中国男青年感到很愤怒,对那个记者喊道,“笑什么笑!Fuck away (快滚)!”。后来这些记者为了避免受伤都从折叠梯上下来了。

过了不到一个月,10月5日,周五,下午5点许,我坐地铁前往日本政治中心所在地“永田町”,从检票口出来就发现了异常:车站上面有打鼓似的喧嚣,前面还站着一位警察。他告诉我,“今天你不能用这个出口,因为反核能抗议活动马上要开始了”。

我从别的出口出去到了外面,看到对面有很多辆警卫车,堵住了众议院的入口。我步行到日本首相官邸的马路对面,这里是每周五惯例抗议活动的基地。统率运动的团体“首都圈反核能联盟”正在准备,有些人已开始跟着乐器音响节奏齐声呼喊口号。

人行道上秩序井然,用圆锥形路障隔开,形成三个区域,最外面是“记者区”,最里面是“抗议者区”,中间还为步行者留下空间。车行道上有一些警察厅的警察官监视抗议活动。过了6点钟,包括下班后的白领在内的许多人跑来现场参加,带着自制标语牌排成了一行。

一个年龄很大的中年男人开始严厉地叱责其周围的警察官。“首都圈反核能联盟”的木下先生在一旁从中说和。木下先生后来介绍称,他今年6月加入运动,目前负责与警方沟通。木下先生问一个警察说:“你穿着蓝色的长袖。是不是因为最近越来越冷了?” 。抗议活动每周都举行,因此他们相互很熟悉。

除了他之外,“联盟”成员致力于,尽量减少与警察的冲突,确定抗议者在“抗议者区”内,媒体人在“记者区”内,以维持秩序。“联盟”网站说明,这次非暴力直接行动从晚上6点开始,8点整结束。“在现场戴袖章的工作人员进行交通引导,为了避开危险,请遵从工作人员的指示。”

“反对核电站!”

“反对核电站!”

“为了孩子!”

“反对重启!(大饭核电站)!”

“为了未来!”

“反对重启!”

“为了日本!”

“反对重启!”

“为了世界!”

“停止大饭(核电站)!”

每当一个人喊口号,其他所有抗议者都重复这个口号,也有人随之用乐器发出声响,非常吵闹。我注意到,步行者中有些人的脸上浮现出困惑,也有一些人在鼓掌。 接下来,愿意发言的示威者拿着话筒讲述自己的心里话,有来自福岛的年轻女性、律师辩护团、从千叶县港口来的渔民、前国家公务员、以及政党党首等等。

日本重启大饭核电站的两天前,6月29日晚,20万名(主办方公布)或1万7000名(警方发布)的民众参加抗议活动。这是自上世纪60年代反对《日美安保条约》游行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行动。

8月22日,10名“联盟”成员与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会见,要求不要重启任何核电站。 “确认了安全性后,综合考虑对国民生活的影响做出(重启大饭核电站的)判断”, 首相野田佳彦回答,“我们的目标是在中长期内改变对核能的依存状态”。

中国多地发生了暴力性反日游行,这不仅使大多数中国人反思,更使日本人震惊,因为在日本国内已很久没有发生过这种暴力行为。9月15日晚上,我和一个出差到北京的日本朋友一起去一家日本餐厅吃饭,那家餐厅也在外面临时插上了中国国旗。虽然她第二天就要回日本,但她妈妈还是很担心,给她发了一封邮件。邮件里写道:“你一定要立即回日本”。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