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台湾选举活动观察记

台湾选举活动观察记

12月下旬一晚,一位台湾朋友带我去蔡英文的造势晚会。以前听说过台湾领导人选举很狂热,独一无二。对以前参加过日本选举活动的我来说,台湾选举活动是超出想像的,甚至给我了一种冲击。

打车向现场的学校走时,司机谈到以前造势晚会可以容易找到空地来办,但现在都市开发、大楼盖起来,越来越难找空地了。“现在大部分都是跟学校来借场地”。7点多,到现场时看到周边搭的帐篷内小额捐款处、医疗中心、候选人商品出售处等。也有出售香肠、茶叶蛋等地方性小吃,感觉与日本夏天的大型庙会相似。

因为圣诞节时期,大型屏幕正在大声播放赞美歌。我这个朋友以前参与过民进党选举活动,他浮现出自我嘲笑似的笑容地告诉我,“他们为了拉票也好好利用宗教”。政党都会与宗教有关,因为宗教的动员能力较强。

向上台的方向前进后才发现,椅子挤挤,人人摇旗。看起来,几千个观众以老人为主,几乎都看不到年轻人。此刻,两个民进党派遣的男女一对主持人作为预演大喊口号,后面的巨大屏幕也表示“公平正义 扑满台湾”这一题目。随后,台北市的立委候选人一个人接一个人登台,大多数候选人用台语讲话。根据朋友介绍,他们很少提到具体政策,就批判马英九失政。丰富多彩的候选人包括以前当记者的,以前当棒球选手的,还有以前当歌手的。其中,两个候选人在上台唱歌,令我目瞪口呆。

印象深刻的是,现场有令人激动的音乐,而且候选人大喊口号时每次敲鼓,大批观众都一齐挥桃色旗。这一点与足球比赛从旁助威一样,真壮观。朋友分析说,观众一听敲鼓,就摇旗,因此其实不用听候选人讲什么。之后,作为底层阶层的代表,一名农民上台讲话。对政党来说,与老百姓接触多的农会、渔会等组织都是争取的对象。接下来,两位民进党主席竞争人进行比较长的演说,晚会明显接近高潮。各个候选人、主持人等都现在登台,喊叫“‘总统’蔡英文好!”,等待着她出场。

之后,不少观众站在椅子上,遥望后面看看她来不来。音乐变成更令人激动的曲调。我虽然对蔡英文或马英九没有任何偏爱,但终于看到被警卫围绕的蔡英文的时候,不得不深受感动了。在候选人、观众都关心她的状况下,蔡英文慢慢讲起来住宅价格上涨、文化多样化、包括核能在内的能源政策、就业问题以及福利等广泛而具体议题。偶尔插“好不好?(hou mu hou)”,“对不对?(diu mu diu)”等一句话,由此抓着了支持者的心不放。国语和台语混在一起的演说半个小时才结束了。

正三年前,由偶然的机会,为了提高一位现任民主党国会议员重新当选的机会,我在东京乡间当做了两个星期的实习生。

与台湾有所不同,日本选举活动非常朴素。寒天里,我骑自行车把反映议员成果的政治报告书投递给某个地区的每一个家庭。如果看到家人,一定要说问候,让他们对我们国会议员拥有好感。这种费力气的事,有些志愿者还是想做。

那时候,由于丑闻与失言不停出来,许多人不再也相信自民党政权有前途。有一天,按照名单,我跟先辈一起去到处按对讲机,问能否贴国会议员的宣传画。我还记得,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男人在我们眼前沉重的思考一段时间,才决定以后允许在住宅墙上贴宣传画。在日本因为可能影响到邻居的人间关系,很少人明确表示自己支持的政党。所以,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小小的惊喜。

另外有个早晨,10个人多所有在办公室工作的人员全部聚在客流高的车站外面,做了所谓的“朝立”演说。国会议员攻击自民党政权的浪费的同时,呼吁一实现政权更迭,民主党就能够给预算分配带来明显的变化。一般来说,日本国会议员除了呼吁所属的政党主张之外,还要拥有自己的得意领域。我们的国会议员以前当过白领族,因而他强调与政客的不同之处,即他对政府花钱有着和老百姓一样的感觉。可是,高峰时,学生和上班族因都忙着上班上学,基本上没人在乎。

此外,我参加了议员主持的政治资金晚会。晚会门票为2万日元(约符合1644人民币)出售。权威人士能买10张以上,而且不必都出席。实际上,这是政治献金。除了政府从税收筹资向政党提供巨额政党助成金之外,各个政治家主要从这种晚会筹措政治资金。台湾选举活动反而更加依靠于个人与企业的献金。从政治资金的角度看,台湾选出的是更像群众性的政治家,日本制度则更容易产生政客。

选举活动正在与时俱进。在台湾选举看来,年轻人是关键群体之一。例如,蔡英文的电视广告中,一个女孩疑似马英九为男友,批判他的撒谎。以这种崭新的广告向年轻人呼吁。此外,一个马英九的媒体联络人告诉我,“在台湾选举上,社会性网络为了吸引年轻人发挥很大的作用”。因为台湾年轻人不太相信倾向两大政党之一的台湾媒体,他们主动在Facebook或PTT等BBS上热心讨论各种问题。除了房价上涨、与大陆学生雇佣方面竞争,无薪假等社会问题之外,他们还吵吵闹闹辩论两岸关系。比如说,截至1月10日,Facebook上“喜欢”马英久‘总统’的人已超过127万。另一方面,日本尚未允许在网络上的选举活动。

投票制度方面,日本比较领先。除了注册居民卡的地方就能投票之外,日本人还在海外也能够投票,而且由于2003年启动的“日期前投票”制度,当天无法前往投票站的选民提前投票,2009年这种方式投票占选民总数的13.4%。台湾人只能在原籍的地方投票。与此同时,因为不能在海外投票,住在大陆的台湾人在投票日之前大规模回到台湾。

2012年是一个大选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即将举行,俄罗斯总统选举将在3月举行,美国总统选举将在11月举行,韩国总统选举将在12月举行,另外,日本仓促选举也可能在年内举行。

在民主制度下,通过公开议论,各地选民按照自己的理性来审查候选人的素质与政策,导致产生一个胜者。很多人会觉得,民主政府弱小,但这意味着领导人更易于尊重民意。其实,民主宪法的核心在于在多少程度“控制”政府的权力。议会、媒体、法院等机制是为了与领导人保持平衡而存在,提供更多的途径解决问题。

我这一次很高兴的看到,台湾人豁达随意争执不休,以保持民主制度。这个年轻的民主地区教我们,民主制是一个要去顽固的、要继续改善的、而多样化的制度。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