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中国该欢迎日本参加TPP谈判

中国该欢迎日本参加TPP谈判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今天(11日)表明,将参加美国主导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TPP是美国在APEC框架外建立高质量的自由贸易区构想,起源于文莱、新加坡、智利和新西兰四国在2006年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随后美国、澳大利亚、秘鲁、越南和马来西亚加入,至此,该协定成员已增至九个。看起来,中国政府并不乐于听到这一消息。中国国内的评论也普通认为,对中国来说,TPP是一种威胁。那么中国社会以及民众是否会欢迎这一在日本政坛罕见的决断?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俞建华此前曾表示,国际社会应该在TPP和其他途径之间取得平衡,以便实现多边及区域贸易自由化。他说,TPP应该是开放的,而不是排他的。他还说,中国尚未接到任何方邀其加入TPP的邀请。

俞建华的最后一句话听起来就比较奇怪。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官方网方称,美国及TPP成员国家致力于包括亚太地区各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关系,无论是日本、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加入TPP与否取决于这些国家是否已做好准备,以及是否满足参与协定的标准。因此,TPP并不需要其他国家邀请。日本也不是被邀请加入TPP,而是主动地决定参加。

另一方面,对于日本参加TPP谈判,中国政府有可能产生在亚太地区一体化的进程中“被美国领先”的感觉,这也并不难理解。

为了实现东亚经济一体化,中日美之前分别推动不同的框架。中国推动东盟+3(中日韩),日本主张东盟+6(除上述三国之外,还包括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美国则“重返亚洲”开始主导TPP。

去年9月的渔船相撞事件导致中日纠纷升级,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于随后向当时的日本外务大臣前原诚司表示,尖阁诸岛(即中方所称的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之后不久的10月8日,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首次确认,日本政府考虑参加TPP谈判。一位日本官员此后对我分析称,“前原诚司(向希拉里)说了奉承话”。

这一年来,日本重演老命题,两分天下。

日本财阀组成的经团联、正在与韩国进行激烈竞争的大型制造商,在日元走高影响盈利的情况下,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加入TPP。他们宣称,“如果没有加入TPP,日本经济将要崩溃”。

与之相反的是,面对地震、海啸及核泄漏危机三重灾害,深陷困境的农业产业尚无法看到乐观的前景,农协人员毫不犹豫的上街,为抗议TPP展开示威活动。对他们来说,“黑船(美国)又来要求开国了。TPP并不异于美国的阴谋”。

另外,针对是否参加TPP谈判,不但民主党内分歧严重,而且来自民主党、自民党、公明党、国民新党等各党派的国会议员亦联手在一份反对TPP的信件上签了名。

我认为,TPP不是某些行业的救世主,也不是某些行业的恶魔。TPP是改变经济结构,形成新经济体制的一个平台。在此意义上,一方面,日本政府应进一步强化农业生产。另一方面,索尼及松下等制造商不只应该寄希望于外部的TPP协议,而且应该专注内部性的公司改革。

日本最终艰难的做出了参加TPP谈判的决定,仅就平衡国内各方意见这一点来看,就殊为难得。

美国在亚太地区顺利建立自由贸易区,会让中国政府感到不太愉快。有看法认为,中国政府因此正急于建立中日FTA。参加中日韩自由贸易官、产、学联合研究的东京电机大学教授阿部一知近期告诉我,在明年或后年春天举行中日首脑会谈时,中日双方一定会启动谈判。

虽然中国政府美国力推的TPP持批评态度,但中国政府也从来没有说过日后不会加入TPP。有分析认为,中国政府关注日本及其他TPP成员国家最终能否在谈判中取得一致。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虽然最后没有参加,中方于2010年10月26日曾一度通知日本外务省,将参加当年11月9日进行的TPP工作磋商。

中国将来参加TPP的概率会有多大?考虑中国市场目前的状况,阿倍一知认为,中国在大约10年以后才会有机会。

亚细亚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石川幸一告诉我,除了中国政府必须取消在FTA作为例外的产品的关税(要不要全部取消是正在进行磋商的内容)之外,还需要将公共事业向外国企业开放,保护知识产权,放弃对国企的优待措施,以及废除稀土等产品的出口限制。

中国加入TPP符合中国企业及消费者的利益。如果中国加入TPP,不仅能够享受只有TPP成员才具有的利益,而且可以重新进入TPP成员国的政府采购市场。

此外,众所周知,中国消费者可以购买更便宜的外国商品。出口以及外国投资的增长有助于增加收入与就业。

这样看来,TPP可能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契机。

日本向比FTA更高质量的TPP艰难迈出第一步。此刻,中国不必沮丧,也不必多疑,何不邀请自己主动加入其中?

自由贸易区范围越大,参加国的利益也越大,这一自由贸易的原则不变。

日本政治家大平芳元在1960年初担任外务大臣时,发现以经济距离作为标尺的地图中广阔的太平洋变成像内海一样小,因此巩固了“环太平洋”的构想。他在1978年当选首相,提出了“环太平洋联合构思”的外交政策。处于对历史问题的担忧,日本并未首先在亚洲提出,而是先与澳大利亚首相弗雷泽磋商,后来更支持澳大利亚提倡并启动APEC。

1994年,包括中国与美国在内的成员同意制定了茂物目标。该目标要求发达成员在2010年之前、发展中成员在2020年之前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

今天的日本决断很有可能标志着地域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一次不小的前进。不管TPP还是东盟+3——或者两者同时存在,一体化目标的实现只是时间的问题。你是否欢迎?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