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5月16日 我所看到的“钻石公主”号

东京记疫 | 5月16日 我所看到的“钻石公主”号

三个月前天天登上全球新闻头条的 "钻石公主"号今天离开了日本。

 

邮船正在前往马来西亚途中,为了让船员回国。 钻石公主取消了2020101日之前的所有旅程10月中旬以后的运营将根据相关情况而定。

 

被称为第二个武汉病毒孵化器的这艘船印象中很遥远。23日停靠横滨后,在检疫期间几乎每天都有新增感染者报告。 最终,3711名乘客和船员中的723人被确诊,13人死亡。

 

219日至23日,乘客一个接一个地上岸。 31为止,所有人员皆下船325日,清洁消毒工作已全部完成,并取得了检疫证书。该船接下来处于修缮工程,直到最近

 

223日,也就是最后一位乘客下的那天,我坐电车去横滨那天戴口罩的乘客很多,大约有70%,这比例还是低于现在我的笔记显示,当时气氛让人联想到九年前的大地震。

 

下了车,我小心再坐巴士。钻石公主号停泊的地方,是横滨市区隔海相望的填海造地,即岛式码头。 周围有市场、电厂、海关等建筑,来上车的人多半都是工人。过没有人影的巴士站,一艘巨大邮船就进入了我的视野。栅栏内,在我和船之间,有不少应急车辆等待着。除我以外,现场只有电视台几位摄影师少数围观者。

 

 

看着这艘船,我猜想,对于那些在大海上享受美好时光的乘客来说,呆在窄小房间14天,窗外只看到看不风雅的码头,心理落差一定会很大。当我凝望时,我看到一个像豆粒大的男人,可能是为了消除运动不足,在甲板上来回走动。

 

一旦主要来自发达国家的乘客下车,新闻报道就变得越来越少。 不过,印尼人和其他国籍的船员继续工作,住在一个共享房间里。他们生活状态需不需要更多关注?在疫情期间,一直不禁想到贫富差距。

 

而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可以看到局势发展的速度。很难想象,两个月后,我自己会处于一个几乎和那次邮轮检疫差不多的情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三个月后,欧美各国的死亡人数比日本还多,尽管西方媒体遣责那时日本政府反应。

 

新冠病毒,对谁来说都不完全袖手旁观。第二波可能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出现。一切是临时安排的。

 

今天,我一边想起抬头看的那个船体,一边想到这些事情。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