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4月29日 弹珠机攻防战

东京记疫 | 4月29日 弹珠机攻防战

“我有很多话想说”。我问是否想要反驳近期舆论时,一名在弹珠机店运营商工作的男生如此回答。虽然他没有解释更多,但听得出来他很困惑。

 

过去几天,弹珠机店引起了争议。国内有900万人每年平均30次前往吵闹的弹珠机店,玩这一具有娱乐和赌博成分的游戏。市场规模约为2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2万亿元)。

 

发布比其他国更轻松的紧急事态宣言之后,政府“请求”一些行业“自肃”歇业。前一段时间,游戏上瘾者远跑到紧急状态之外还开着的弹珠机店然而,官方早就扩张紧急事态范围到全国。问题来了。如果弹珠机店敢于继续开营,怎么办?

 

一些人会感觉,玩家并肩坐下的这一空间十分危险。其他人会觉得,大家幸苦“自肃”时,玩家到底在干嘛。

 

 

为了应对这一事态,立场偏右的大阪府领导人24日首次公开了不听从政府“请求”的弹珠机店名,而且在记者会上举起了写着店名的纸板。此举引起不同反应。更多玩家走到这些弹珠机店,甚至在店外形成排队。也有其他人严厉批评这些不听话的弹珠机店,就像“邻组”(即二战时期为互相监视而建立的地区基层组织)。更激动的网民写到,“要用汽油炸掉”,引起了警方注意。

 

随后,其他地方知事一个接一个地公布了仍然开营的弹珠机店名。但恐怕这种把个别店铺当做攻击目标的做法不太健康。给紧急宣言提供法律基础的《特别措置法》只是规定,知事给予“请求”时,应立即公布这一事实。内阁官房特意致各知事发出一份文件,谨慎说明这些条款的含义。

 

再加上,在公债累积的情况下,政府很难对饮食店等自营业主发足够补贴。容易想象,对没资格受到官方贷款的弹珠机店来说,疫情已发展成存亡问题。

 

这次弹珠机店争议刻画出了日本抗疫对策与经济自由之间的紧张关系。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