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4月18日 政治动荡的预感

东京记疫 | 4月18日 政治动荡的预感

今天晚上,我跟身边人通话,她一般不谈政治,但她主动提到,“出生于政治家庭,本来以为他不会做出奇怪事情,他也不像是一个坏人,但没想到他会弄得这么糟糕。”她不满对象是日本首相。
 
有两个小男孩的她滔滔不绝地痛批首相的一系列举止,包括紧急事态宣言“过晚”,发30万日元的补贴对家庭来说很少,以及最近首相上传而引起争议的视频(参见《 东京疫记 | 4月12日 安倍视频“炎上”》)。这周,报道曝光,安倍呼吁外出“自肃”的第二天,自己的妻子到九州大分旅游。对这位通话者而言,“连妻子也不能说服,他还能做什么?”
 
自疫情发酵以来,这位“最长寿”的日本首相确实有点失色。不同最新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安倍的支持率和不支持率发生了逆转。他是发达国家中名声下跌得很少领导人之一。
 
作为一个背景,多彩的地方领导人崛起了。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出台“紧急事态宣言”和学校停课等“先发制人”的对策(参见 《东京疫记 | 4月9日 铃木直道走红》 )。除此之外,面对都内感染者剧增,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致力于尽快决定民营设施停业的范围,敢于跟中央政府对峙。年轻的大阪都知事吉村洋文干脆建议,中央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福冈市长高岛宗一郎采取独自行动,对被要求停业的经营对象补贴房租八成。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日本首相的态度。他偶尔开记者会,但他只是照着读提字器上的文字,回答的很多问题是记者提前交上的。一名经常出席记者会的自由记者描述,“这不是记者会,是朗诵会”。一名外国记者问首相如若对策失败如何负起责任时,他回答说,“即使最坏情况出现,这也并不意味着我承担责任就好”。
 
 
另一个看点是政权中枢动态的混乱。一般情况下,首相跟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磋商之后再做决策。但首相最近只听秘书或官僚的意见。全国学校停课和发两片口罩 ——所谓的“安倍口罩”(Abenomask)这些决定均是如此。另外,安倍本来说,要对小部分家庭发30万日元补贴,但面对来自执政联盟公明党的强烈反对,最终决定对每个国民发10万日元补贴。甚至有报道说,公明党恐吓首相,如果不同意联盟将会瓦解。
 
过去几年,安倍以经济运营成功积累政治资本,最近准备向奥运会乃至生涯目标的修宪迈步。但这条路变得更加险峻。不过,福音是,反对党仍然脆弱不足以构成威胁,疫情给他理由来推动修宪方案中的紧急事态条款。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