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东京记疫 | 4月16日 失去日常的媒体圈

东京记疫 | 4月16日 失去日常的媒体圈

如今,我用所有手段避免外出。从蔬菜到日用品,再到书籍,每次购物时利用在线网站或APP,包括亚马逊,优食和二手跳蚤市场mercari。今天收到一瓶小小的美国产消毒液,价格高如香水。除了向快递员致敬,还为让他们接受高风险感到不好意思。
 
每个人的工作、健康、人际关系受到挑战已经很糟糕,但伴随着心理余地被迫缩小这件事,也有着同样或更大的痛苦。
 
 
TBS广播是首都圈收视率最高的电台。跟这里无数的自由职业者一样,我经常打开直播按钮。国内广播主要以说话为主,对很多收听众来说,节目是日常的一部分,主持人是熟悉的邻居。随着疫情的扩大,播音室的桌子上出现了隔开空间的丙烯酸树脂板,为的是避免互相感染。
 
今天下午,节目的一名女主持人不在现场,她给同事写信说自己丈夫被确诊。他是朝日电视台的著名夜间新闻节目的首席总监。上周末,报道曝光这档节目的男主播被确诊,住院了。
 
这位一般轻松且温厚的女主持人写到老百姓还想象不到的困境。“罕见的穿着保护服的人到家门口来接你,会不会麻烦别人?”“此时此刻,谁传染给谁,过度寻找罪魁祸首是否有必要?”
 
作为参考,她建议应提前准备好一个行李箱和用于两周自我隔离的必需品,诸如凉鞋、洗发水、护发素和吹风机等。也有必要提前确认谁能帮你送食品,以及准备好不同疾病的药品。她有个两岁孩子,所以也得考虑在父母都是阳性的情况下的处理方式。
 
不知道病毒会扩散到哪里,但不难想象这档节目接下来很长时间将受到严重影响。
 
这并不是单独案例。搞笑节目实施无观众录制,远程线上直播节目属于常见,观众期待的电视剧被无限延期,艺人不得不把舞台转移到YouTube。我听到一名深夜广播节目主持人嘟哝:“没什么好笑的话可说,因为我一直在家”。
 
原来,种种节目带来的片刻轻松是如此珍贵。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