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中越南海争端:不要从臆测下结论

中越南海争端:不要从臆测下结论

对于高湿度的南海,中越就其主权争论得热火朝天,这将持续成为今夏的火线话题。

我以为消除这次紧张局面的关键最终在于将事实、臆测以及从这两个方面产生的理论明确分开,以避免彼此误解,并推动对其他国家行动的理解。

我从坚实的事实开始。过去一个月发生了些什么?

根据越方的说法,在5月26日以及6月1日,在该海域进行测量的越南船只的海底缆索被中国巡逻艇割断,该海域的中国船只还向越南渔民鸣枪示警。对于前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于6月9日表示,越方的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同时强调了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参加6月3日至5日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时则重申,美国要捍卫自由航行权。6月13日晚,越南在本国中部海岸地区举行长达9个小时的实弹军事演习。三天前的1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越南此举表态:“我们不支持任何加剧目前紧张局势的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于6月14日说:“我们希望南海争议的非当事国切实尊重当事国通过直接谈判解决争议的努力。”美国参议院于6月27日批准的决议则称,“对中国海军和海上安全舰艇在南海使用武力表示强烈反对和遗憾”。此外,在这段时间,越南国内河内等城市空前绝后的连续五个周日发生反华示 威。

如上的事实是如此枯燥无味,以至于很多人或许根本不太愿意仔细看看。人们往往不得不对这种复杂事情的背景提出自己的解释。

学者就中越关系提出过不少有趣的理论。新加坡学者Ang Cheng Guan曾表示,“中越关系在1991年正常化以后常常被描述为‘(两国的)国情相似’而‘以山河联系’,并非真正的绑在一起的‘唇齿’的友谊关系”。另外,美国学者Brantly Womack指出,中越关系是“非对称”的。为此,越方更加关注双边关系,而中方对这一问题的关注要少得多。同时,对越方而言,双边关系有机会,但也有风险。总之,中越两国之间容易发生误解。

广为人知的是,南海拥有石油、天然气等海底资源以及丰富渔场。从历史的角度看,中越就南沙群岛主权问题曾在1988年发生冲突。1994年8月,中国首次就此与越南进行磋商。中国与东盟在2002年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过至今尚未形成具有法律拘束力的“行为准则”。

那么,各个国家的利益如何?越南近期借东盟国防长会谈、东盟地区论坛、东盟加三等框架,致力于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在越南政府默认下发生的反华示 威亦支持这一说法。中国则主张,双边的问题应该通过当事国之间的双边协商解决。东盟尚未就此取得一直的步调,虽然菲律宾等参与争议的国家指责中国,但泰国等国家考虑到对华关系对此争议保持相对的低调。为了避免中美关系的决定性破裂,美国目前亦不愿意过分干预此一争端。

许多专家在猜测越南为何这次如此强硬。一是越南在为新一轮政治布阵。2011年越南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中,为了加强国防政策,提出了“保卫国家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暗示南海问题的重要性。由此可见,越南政府有可能修正重视中越关系的外交方针路线(这种不稳定恰如新执政党日本民主党的外交方针一样)。

二则是经济方面,今年5月通胀率同比增加近20%,经济增长因此会面临减速危险。在这种背景下,越南政府可能以采取对华强硬措施为避免民众的愤怒。

熟悉越南问题的日本国际协力机构项目专家今井淳一在上述的两点的基础上还指出,位于越南西北地区的赫蒙族在5月发生暴 动。有了中越争端,以对抗中国为目的,镇赫蒙族的越南军可以继续留在当地,这有助于越南军,政府同时也可以强调“越南国民要同心协力”这种口号以维持国内稳定。

此外,一位住在越南的美国人,同时也是一位越南政治专家证实,2009年4月中越政府就许可中国企业-中国铝业公司投资以及开发铝土矿,自同年5月下旬起,越南国会就此展开激烈讨论,并在越南国民之间引起了争论。在此之后,在越南与南海主权争端配上出现罕见的“中方做出的所有的事情都要责备”的情绪。

另一方面,一位越南的中国问题专家指出,中方选择这个时期做出行动并不奇怪,恰恰符合中国的利益。他提出了以下的四个理由。

一则是与全球时事有关。美国仍然在集中经历处理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中东及北非危机,同时还身陷本国的经济复苏困局。日本在着手棘手的灾后重建工作。欧洲也存在着通胀和主权危机等经济问题。这三方都认为,与中国维持良好经济伙伴关系将有助于自身经济问题的解决。

二则是东盟各国具有不同的利益,在这方面并未达成一致。到2015年,东盟计划建立东盟区。对中国来说,现在是做出行动的最佳时刻。

三则是与越南国内政治有关。2011年上半年是越南政坛的关键时间,全国代表大会等重要政治事情都在这一时期举行。在对方如此“脆弱”的时候,中国要“检查”越南新一轮领导层在南海问题上的反应。

四则是中国本身社会的不稳定,中方需要将国内问题转为外交问题来消除不满之声。

另外,2010年4月23日的《纽约时报》称,美国政府官员透露,中方将南海视为“核心利益”。据《每日新闻》报道援引中央人民广播报道,2011年6月21日,农务部副部长牛盾就南海首次公开言及“无可争议的核心利益”。有声音认为,中国的海洋活动正愈发活跃。

以上仅仅是臆测,我认为一些理由有可能对,另一些有可能不对,尚需进一步分析。

那么,南海问题以后可能如何演变?最值得关注的主角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军事国家——美国。在中东及北非战争和国内财务压力的“双重压力”下,美国能不能重返亚洲?答案在上月下旬举行的由美日两国国防长官出席的美日安全保障委员会会议(“2+2”会议)上逐渐揭晓。

这次会议上,明确提出了共同战略目标,两国“将分别与澳大利亚及韩国加强在安全保障及防卫合作。“将与东盟加强安全保障合作”“将促进印度参与地区的关切及地区框架,并促进三国对话”等。(参考:“日韩将发表军事合作联合宣言” http://overseas.caing.com/2011-01-06/100214522.html)。庆应大学副教授神保谦称之为“四个铁三角”,同时分析认为美国在亚太地区展开的在安全保障领域的“中心辐射”目前正变质为强调“辐射”之间的合作。美国将以此对抗中国崛起。

无论在亚太地区采取何种新安全路线,美国都无疑不愿意就南海问题开火。实际上,中国及越南亦完全不想引发战争。过去的中越冲突是在与现在迥异的国际关系条件下发生的。

不过,在本月下旬在印尼召开的东盟地区论坛上或许也会提及南海问题。有分析认为,今秋举行的东亚峰会亦有可能提到这一问题。南海问题争端将会在今后一段时间持续受到关注。

在采访中,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日本东南亚安全保障专家说的一句话:“其实,以中国为目标,美国在南海展开几乎非法的侦察行动。我们日本人经常听着符合美国说法的新闻,但从中国的立场看来,南海问题同时也是对抗美国的措施”。

我们能在任何程度得到对于南海的客观性事实?我们先要知道全面事实,就得把臆测和事实严格分开,才能获得正面结果。如今局面紧张的时候,尤其在中越关系方面,我们容易将事实和臆测混在一起。我以为,同样在外交方面,各国必须要避免的也是由彼此的臆测产生的行动,这只能导致局面的恶化。各国应当努力理解其他国家的行动,进而采取理性的措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