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日本“无”绝望 (三) 日本人在寻找意义

日本“无”绝望 (三) 日本人在寻找意义

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维克多・弗兰克说,“绝望”等于“痛苦”减去“意义”。换句话说,没有意义的痛苦才是绝望,若人可以从痛苦中找到意义,痛苦会变 得可以承受。本次福岛核电站核射线泄露亦无疑对以东北和关东地区居民造成了极大痛苦,但每个深处灾区的日本人都在坚持寻找意义,正是这种意义支持他们继续生活。

福岛县南相马市是本次地震重灾区。截至15日,死亡或失踪者至少达到300名。更糟糕的是,该市笼罩在核危机阴云之下,很多区域处于离福岛第一核电站半径20公里之内的“避难指示”或者半径30公里之内的“屋内退避”圈内。

目前有一部分南相马市居民临时迁往秋田县避难。秋田县政府所属规划振兴处的高桥修于18日晚上接受采访时说,“我自己经历过中越地震,对避难所的艰苦生活有亲身体会。所以秋田县决定自18日起,除避难所外,还在宾馆安置幸存者。”期间所需费用由日本国与秋田县双方均摊。

19日,我采访到一位南相马市的二十几岁的男人,他不愿透露姓名。他和他父亲、姐姐、姐夫及他的两个双胞胎儿子,总共7名当天逃避到秋田市,并在当地一家日本传统旅社重新开始避难生活,这个市在老家300公里以外。他爸爸是糖尿病患者,双胞胎之中的一个男孩脚有残疾,另一名患有哮喘病。

对他们来说,附近有没有医院非常重要。他原来在南相马市一家加油站工作,在南相马市没汽油也没食物的情况下,他们一家决定去亲戚在住的秋田市碰一下运气,他们想,受害较轻的秋田应当具有更多汽油和食物。

他对我描述了令人不满的情况:很多负责运输紧急物资的工作人员因为害怕核辐射而不敢前往南相马市,他们在某地卸下物资,由受援者自行前往领取。“我觉得这是最无情的事情”这位居民说。

尽管如此,南相马市居民仍然在为这个国家做出牺牲。上述居民称,他有不少亲朋好友志愿到核电站区域帮助救灾。他说,“家里人的女人听说这些消息,都会失声痛哭,可是最后都只能选择支持他们”。这些人所做所为正在激励整个日本社会。

一位住在灾区的金融界人士自从地震发生以来一直不舍昼夜坚持工作。他于17日对我表示,“有人在福岛核电站上空冒生命危险注入海水,那么,我一定要做的事情是防止金融机关的失误导致社会动乱。”

19日早晨在秋田车站,我看到当地大学生正在积极呼吁为东日本大地震的受害者捐款。秋田银行80名雇员组成的志愿者小组,以“HOPE(希望),加油东北”为口号募集了116万日元捐款。

由于核电站停止运转,东京市内电力供应紧张。从13日晚上开始,在东京上野车站附近,许多商店到晚上6时便主动歇业以节省电力。

早在13日下午,带领40名营救队员和3条搜救狗的德国人告诉我,“我们对于发生过的事情受到震撼。我们希望尽快到灾区救助受灾者。截至13日,已经有69个国家和地区以及5个国际机关提出提供援助,其中包括中国紧急援助队。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接受中国紧急援助队的援助。

在秋田旅馆避难的南相马市居民对我表示,他的朋友们已离开了南相马。有在福岛的,有在东京的,有在青森的,四处飘散。但他最后认为,“无论国内或者海外,所有人都牵挂着我们受灾者;只要我们心手相连,就不会绝望。我相信总有一天可以回到家乡”。

东北地区,今年冬天比往年冷。不过,春天和煦的阳光迟早都会照到灾区。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