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秋叶原:无法掩盖的反安倍怒声

秋叶原:无法掩盖的反安倍怒声

到东京JR秋叶原车站出口时,我毫无预料,将目睹浓缩这次东京都议会选举决战、安倍内阁失信于民的一幕。

 

过去半个世纪,秋叶原从电器街变身为电子商品中心,如今是充满动漫人物的宅男圣地。很少人知道,它同时也可谓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大本营”。昔日,漫画爱好家、前首相麻生太郎受追棒时,这里出现过“我们的太郎”招牌。2012年大选竞选活动的最后一天,上万兴奋听众在这里随安倍晋三的讲话激动附和。那次选举是他重回权力中心的关键。此后,安倍在三次全国性选举中,全部选在秋叶原举行最后的街头演说会,以此实现连战连胜。

 

这一次却是不一样。2017年7月东京都议会选举竞选活动最后一天,得知安倍将出现在JR秋叶原车站前的圆环广场,反对者的聚集也达到最高潮。前几天,安倍在一个小学体院馆低调参加声援演说会,为避免被喝倒彩,出席者必须写下名字后才能入场,最后只有少数支持者围观。

 

我在车站电器街出口扫一眼,已经有几千人集聚在现场,很多人拿着刚派发到手里的日之丸小旗。这令人感到古怪,在日本,其他政治集会上支持者一般不会手舞国旗。为什么支援一名官员,还要拿出来国旗,安倍又不是天皇,难道反对安倍等同“反日”?此刻,周边每隔十米配有保安,用交通锥分开行人和集会人士,十分有序。

 

在选举宣传车旁边的一个角落,我发现,有大约十名抗议者举起标语。这时,有自民党职员过来,其中一个人告知抗议者,有辆车要过来请他们离开。自民党人士随后还拿来多面党旗,覆盖抗议者的标语。抗议者用粗暴词汇回应。我问一名男性抗议者:“不是说有车要来吗?”他放出挑战性的目光说:“那一定是撒谎。”

 

我误以为自民党成功封杀批评声音。远在圆环对面,与保持沉默的支持者形成对照,有比这里更多的人群在吵闹,还有看不清楚上面文字的巨大横幅进入视野。他们的位置就在电视摄影机和双梯林立的媒体区隔壁,于是我跑进去。

 

“安倍下台”、“自民坏灭”、“安倍政权别开玩笑了”、“我反对共谋罪”、“你没有履行解释责任”、“辞一辞又何妨(笔者注:模仿著名综艺节目《笑一笑何妨》”、“将安倍和菅入监”(编者注:菅,指官房长官菅义伟)、“尽快召开临时国会”……抗议人群纷纷举起这些标语。

 

东京都议会选举竞选期前后,安倍率领的自民党遭遇空前“逆风”。一向人气高涨的安倍内阁,支持率6月突然下滑,部分舆论调查结果甚至显示,不支持率已超过支持率。这是安倍自2015年通过具有争议的安保法案以来,首次面临艰难局面。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民意反弹来自于对安倍内阁素质的质疑,而非对个别政策的评价。

 

过去几年,在多数日本国民对民主党执政的失望情绪中,这位日本首相成功传播了推动经济增长的形象。但越来越多人发现,“安倍经济学”一词几乎已经消失,不再被人提起。大家关注的是,安倍往往在不充分解释情况下,强行履行安保议程,比如最近通过改变日本刑法原则的“共谋罪”法案。

 

更致命的是,在安倍独强体制下,新建的内阁人事局令首相官邸一手控制高层官僚人事任命,导致“忖度”行为蔓延。所谓“忖度”,意指揣测上意,是安倍时代开始在政府和私人企业间流行的词汇。最佳例子是,安倍未能解释清楚,在“森友”和“加计”学园疑云中,他的粉丝和密友办学时期,为何疑似从政府获得特殊利益。

 

雪上加霜的是,年轻的自民党国会议员(“安倍童子军”)还频繁被曝光不适当行为及发言。东京都议会选举期间,安倍的盟友、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发表演说时,暗示自卫队会支持自民党被喊下台。此外,前文部科学省大臣下村博文也被发现使用了可疑方法,接受了加计学园的政治献金。这一切都加重了对安倍内阁的不信任。

 

我终于看到,自民党职员竭力遮挡的横幅上,写的是“安倍快下台”。好几面自民党旗帜挡住了这一横幅,反对者怒声相喝。抗议者向左移动横幅,试图让马上来到的日本首相看清楚。此刻,自民党职员的首要任务,却是绝对不能让此事发生。他们好像旗帜暂时短缺,稍后又拿来不同颜色的旗帜。抗议者又用几把雨伞撑起横幅前倾。

 

主角到场之前,数名自民党干部站在选举宣传车上讲话暖场。石原伸晃——著名前东京都知事的儿子,还顺便批评了这边一起反复高喊“滚回去!”的人群。

 

作为一名日本记者,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对立的街头演说会,至少在安倍第二次担任首相以后。我想象,不少抗议者应该经常出现在首相官邸前展开的例行示威,发出过官邸中人听不到的呐喊。跟在场被动员出来的支持者相比,抗议者这一带的温度更高,更具有传染性。

 

安倍晋三迟迟到来——我还以为他取消了讲演——最终登上宣传车时,不知他究竟看得看不到抗议人群。他至少听到了令他不愉快的杂音,哪怕他没有意识到这个“杂音”背后有多少国民的共鸣。虽然这里的怒声压倒安倍声音,但由于扬声器回响,从他那里听,音量更大的是自己声音和支持者拍手。

 

“自民党绝不会妨碍他人演说!”安倍晋三向支持者说道,“诽谤中伤对手完全没有用。”他还指着反对者喊道:“我们绝对不能输给这类人。”

 

但是,他输了。经第二天的投票和计票,自民党在都议会的共127个议席中,仅获23个议席,创下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席次的历史最低记录。

 

日本东京拥有1126万选民,其中没有支持政党的无党派比例较高,倾向于反映出最新民意。再加上,几乎所有媒体总部在东京,报道分量自然变多。正因此,首都决战往往被视为大选的先行指标。例如,在1993年和2009年,赢得都议会选举的在野党,乘着势头接下来实现了政权更迭。

 

此间分析亦认为,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给安倍政治生涯带来变数,包括2018年在国会提交修宪方案以及同年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连任的算盘在内。目前,安倍急迫任务是尽早改组内阁,挽回民意。

 

不过,官房长官菅义伟一如既往保持自信。他7月3日在记者会上辩护称,首相当天“这类人”言论是“极为常识的”。但批评者反而更加相信,安倍竟然指责部分选民,恰恰反映他分割“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不成熟的思路。

 

安倍内阁还能继续假装听不到不满声音吗?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