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我——一个日本人所经历的地震

我——一个日本人所经历的地震

就在昨天,日本东北地区发生了里氏7.3级地震。我同我的中国同事谈起日本的地震防范问题。今天下午12时58分,位于中国南部与缅甸国交界的云南盈江发生了里氏5.8级地震。截至当天下午7时许死亡24人,受伤数百人。

昨天,在日本发生7.3级地震后不久,许多同事担忧地问我,日本发生的此次地震是否会造成严重灾害。我说受害倒是会轻微。这是因为发生地震的时候,日本人比里氏震级更关注“烈度”。那时,我已看到了日本媒体报道认为本次地震烈度为5弱。

日本历史上经历过无数的地震,早在19世纪引进了表示地震强弱的“烈度”这一指标。日本气象厅制定的现行地震烈度分为十个等级,烈度0至4、5弱、5强、6弱、6强以及7。例如,气象厅说明,烈度5弱是“多半人感到恐怕,想要抓住东西。架子上放着的书和餐具或落下来。没有被固定的家具会移动,而不稳定的家具会倒了。”

烈度并不是仅取决于地震里氏,而是包括震源深度,土质、地形等场地条件在内等复杂因素决定。

目前,日本气象厅使用4000以上烈度计,到处观测烈度,为此,一发生了地震,日本电视台或雅虎日本等门户网站就即刻发表快讯。

更进一步,日本在2007年启动“紧急地震速报”系统,这使电视台在地震袭来之几秒前能够发表预警,给予人们为保护自己充裕的时间。

在防灾方面,一则,不断发生地震的日本在《建筑基准法》当中规定,设计建筑物之际,为了保证最低限度耐震能力而允许建设工作,要求满足仔细抗震基准。目前,日本官方表示,若满足该抗震基准,其建筑物基本上不会被烈度5强的地震受任何损害,亦不会被烈度6或7的地震遭性命攸关的问题。

与此同时,恰如我当小学生至少每个学期一次参加避难训练,日本人不轻视平时的防备。不少日本家庭准备如手电筒、收音机、压缩饼干及饮用水避难用具。多半数日本人亦了解地震的晃动之中必须较安全的在桌子下空间里一动不动躲藏。

因而,我在地震瞬间发生时,并不意外。虽然我在2005年3月20日经历过里氏7.0级、最高烈度为6强的福冈县西北海上地震,不过我其实没有抱有那么厉害的的恐惧之感。

另外,2010年4月4日,我仍在圣地亚哥的研究生院读书的时候,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的里氏7.2级地震侵袭了当地。我当时与一位中国同学在图书馆一起学习。地震发生后,摇晃继续不停,我教他下过来到桌子的下面。之后,他说他想不到地震会发生,而晃动之中不知应当如何应对。

我无疑认为,日本可能在地震防御领域积极帮助中国,而中国可能从日本的经验学到很多。

在1995年1月经历过战后日本最坏的阪神大震灾的同学以前对我介绍过,“当时吃的只有洋白菜,而且基础设备都破坏了,我感到非常难过”。其实,地震的痛苦彼此没有区别。

推荐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