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难产的中老铁路

难产的中老铁路

  从老挝首都万象市中心出发,沿着一条公路往北走,路上人车稀落,周边基本上是农田草木。半个小时后即拐入一条褐土窄道,随即可见一块黑色的奠基石立于一处空旷的沙石空地上,上书:中国-老挝磨丁至万象铁路工程 。
  2015年12月2日,在老挝40周年国庆日,中老双方在此隆重举行了开工仪式,老挝国家主席朱马里(Choummaly Sayasone)和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同在现场铲土奠基。
  据我从中国铁路总公司内部了解, 中方本来希望在今年春节后开工中老项目,很快就会有工程机械进入。但路透社等媒体此前报道,该项目处于停滞状态。对此,老中高铁公司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在老挝各地,最近终于出现开工的迹象,有报道称,项目将于12月25日启动。
  中老铁路从中国云南昆明伸至老挝首都万象。这段铁路从中老边境磨丁向南经过数个车站到达万象,全长427.1公里,其中60%以上为桥梁和隧道,单线设计,客货混运,最高时速160公里。按照规划,中老铁路将于2020年建成通车。
  这一铁路项目投资总规模达60亿美元,约为老挝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是老挝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中方承担42亿美元,剩余18亿美元则将采用借款方式。两国早在2010年就此项目达成协议,但一直被搁置,中国通过提出一带一路构想,欲加速这一铁路建设计划。
  在中国的示范与推动之下,东南亚地区国家正在酝酿一波“铁道潮”。近期,除拿下印尼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之外,中国有意将铁路网从昆明,经过老挝万象、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吉隆坡,延伸至新加坡————所谓泛亚铁路。
  这条铁路网具有战略意义。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7月在老挝回答记者提问称,中老铁路“会成为泛亚铁路网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将会为东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和一带一路建设增添一个新的成功案例。”有外界分析认为,就像日军曾经在东南亚延伸铁路,由于安全考虑,中国希望在绕南海和马六甲海峡,借铁路直至印度洋。
  在中老铁路奠基石附近的一座小民房内,现年26岁的当地农民Bank跟两位同伴听着音乐休息,他对我说,“开发是一件好事,但我们之前并没有收到铁路项目的通知,所以并不开心。”为启动这一铁路项目,一党执政的老挝并不需要棘手的政治程序。
  不过,大多数老挝人仍对这条铁路充满期待。一名附近住民Pong Vannasy说,这是老挝第一条铁路,去中国会变得更加方便,也可以买到更多的中国商品。
  在老挝政界看来,中老铁路更大的意义在于成为中泰两国之间的通道。今年早些时候,一位老挝政府人士对我表示,中老铁路没开工的原因是老方仍在等待泰国与中国启动中泰铁路建设。去年底中泰原则上同意启动874公里的铁路计划,连接首都曼谷与泰老边界城市廊开,总投资高达5000亿泰铢(约合 140.4亿美元),但今年3月,泰方宣布了这条铁路不延伸至泰老边界的廊开。
  老挝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Somsavat Lengsavad)是中老铁路的关键推动者。除铁路项目之外,他推动了多数中方相关项目,经常在各开幕式上 露面。例如,他之前主导中国向老挝出口商业卫星“老挝一号”。宋沙瓦・凌沙瓦出生于老挝古都琅勃拉邦,祖籍中国海南,中文流利。他今年已退出老挝政坛,意味着上述的开工仪式是趁着他还在任职时举办。
  “这是他(宋沙瓦・凌沙瓦)的最后一场烟火。”一位驻万象的老挝政治专家如此形容中老铁路项目。他认为,宋沙瓦・凌沙瓦导致老挝政府债台高筑。
  据《万象时报》报道,宋沙瓦・凌沙瓦在议会上解释支持中老铁路的理由,“通过公路运输货物的成本很高,因此(企业)很难与其他国家的(对手)展开竞争。”
  中国在老挝经济发展上发挥着重要的角色。据老挝政府统计,从1989年至2014年,中国对老挝投资项目数量达到830个,总投资额约为54亿美元,超过越南和泰国,成为该国最大的投资来源国。 老挝亦希望在中国的帮助下,凭借不同交通项目的实施,从“陆锁国”成为“陆联国”。老挝人口不到700万,缺乏铁路工程师,因此,与以往中国项目一样,预计即将在沿线出现暂时的“唐人街”。
  一位老挝投资计划部的研究员告诉财新记者,她当初并不看好中老铁路项目。但当她从财政部官员处听说老挝对此承担的费用不超过10亿美元之后,她改变了想法,认为这条铁路可以帮助老挝出口矿物,并可以吸引更多的农业投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