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广岛幸存者的疑问

广岛幸存者的疑问

奥巴马访问广岛那天,原田相继在日本电视直播节目上出场,直到凌晨才回家。但第二天下午,原田浩提前到达在我们约好的广岛市某宾馆咖啡馆,准备接受我的采访。穿着白色衬衫的他,看上去依然十分有精神。他告诉我,71年前,包括这个宾馆所在的地方就是一片废墟。

当时6岁的原田在广岛车站遭到首颗原子弹引起的爆炸气浪冲击。爸爸立即俯卧覆盖在他身体上,他得以逃过一劫,几乎没有受伤。从正在倒塌的建筑物逃生到街头,这一画面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原田在路上遇到一对母子,皮肤破烂的妈妈想给孩子水喝,向原田乞求,抓住他的脚。“我被吓到,什么都做不了”。他描述这些经历成为他一辈子的“出发点”。长大后,原田供职于广岛市政府,从1993年起,他还担任过广岛原爆资料馆馆长。

采访接近尾声时,我问他未来计划如何,他先没有直接回答,转而问我,“你看过NHK那部纪录片吗?”我没看过这部纪录片,原田详细解释其内容。这部拍摄于2014年的作品,揭示了他也之前也不了解的故事。

几天后,我在网上看完原田提起的这部片子。令人惊奇的是,1956年,也就是广岛遭惨事的仅仅11年后,位于爆炸中心的资料馆举行了为期三周的“原子力和平利用博览会”,其展示包括核电站模拟装置。展览期间,遇难者遗物还特意从资料馆被搬到附近的公众集会厅。展览吸引11万人,相当于当时资料馆的一年参观人数。

外交资料显示,这场展览的背后,美国用一切手段展开了情报文化外交。纪录片聚焦的关键人物,是驻在广岛美国文化中心的伊朗裔美国人外交官Abol Fazl Fotouhi。参观资料馆的美国游客对该外交官往往批评称,原爆资料馆是“恐怖博物馆”。Fotouhi利用自己社交能力影响到当地权威人士,同时使不以为然的爆炸幸存者们沉默。于是,主办方不仅有广岛美国文化中心,还有广岛县以及广岛市政府,当地媒体中国新闻社(日本有个地区叫中国地区,共有五个县,广岛县包括其中)以及广岛大学。

NHK纪录片分析,当时冷战气氛发酵,日本反核和平团体原水爆禁止日本协议会在1955年刚刚建立,美方担忧广岛变成反美宣传的基地。虽然美国正在秘密研制氢弹,但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也积极推动原子力和平利用。甚至有一位美国下院议员提议在广岛修建核电站。最终,美国成功在多数日本人心中把原子力军事和和平利用隔开起来。这个展览会在数个城市举行完后,日本着手修建多处核电站,直至2011年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

看完纪录片以后,我才将感受点与点联系起来。奥巴马这次对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的总共52分钟的访问,只有六七十嘉宾参加,包括我在内的数百个记者被允许在远程观察,而广岛市民只能在公园外等候。这无疑是一个被精心安排的仪式,即使有抗议者,他的声音肯定也不会到达这位现任美国总统的耳朵里。

包括我在内的数百个记者被允许在远程观察,而广岛市民只能在公园外等候

原田说,“现在装修资料馆,他(奥巴马)仅有几分钟看展示,这样根本没办法给他传递那时的残酷程度。”我在记者会上向一位日本外交官提问,奥巴马具体看到那些展示,他拒绝回答,因为如果一一透露,会引起一些受害者的不满。原田猜测,这次奥巴马访问主要由日本外务省安排,广岛县和市政府不敢干预太多。

这并不是首次原田与美国——以及日本政府出现冲突。

时任原爆资料馆馆长的原田回顾,1995年,为了纪念二战结束50周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决定展出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的美军轰炸机“艾诺拉•盖”号,同时安排了关于日本遇难者的展示,包括资料馆所有的遇难者遗物。但美国退伍军人协会强烈反对,展出最终没能实现。

同一年,国际法庭也在审理核武器使用的法理,日方有机会陈述意见。时任广岛市长平冈敬断言,核武器是非人道武器,使用它违反国际法。但日本外务省官员发表意见时,没有提到此违法性,还暗示市长意见未必代表日本政府看法。在此之前,原田在广岛市长与外务省之间展开磋商,虽然在美国核保护伞下日本政府态度不积极,但作为遇难者的代表,他没法妥协。

原田承认,奥巴马来广岛是一个好起点,但更要看他下一步行动,希望他离职后能继续传递原子弹有关消息。例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美军轰炸机“艾诺拉•盖”号的说明仅仅为“在广岛投下首颗原子弹”。在他看来,如果能加上原子弹在地面造成的惨状,那会是很大的进步。

放眼未来,原田心里有一些疑问。不顾舆论忧虑,日本政府于去年解禁集体自卫权行使,即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其他国家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这个趋势导致什么样的未来?会否引起战争?人们会否被召集?我为思考这些问题而活。”

共同社舆论调查结果显示,有98%的日本国民对于奥巴马总统访问广岛予以肯定态度。但是,一个目睹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恐惧,后来又直面过日美策略的幸存者如此担忧,我们还可以相信悲剧不会重演吗?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