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舛友雄大 > 一个当地人眼中,菲律宾好市长要变成坏总统

一个当地人眼中,菲律宾好市长要变成坏总统

  菲律宾总统选举在即。达沃市(Davao City)市长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是个极具争议的人物:支持他的人愤恨菲律宾过往精英政治家的不作为,狂信他的实行能力;然而他令人瞠目的粗暴言论导致反对者的警惕,甚至预感戒严令噩梦的重来。
  达沃市落坐在农业集中而经济相对落后的南方岛屿棉兰老岛。这位铁腕人物在20多年掌握该岛第一大城市达沃。人口100万余但人口密度很低,从市中心开车很快能到沙滩和山区,自然环境优美。
  杜特尔特如何改变了这座城市?这里长大的Nicole Buduan(化名,本人要求不予透露姓名)形容现在的该市为一个“先进城市”。包括国际机场、高级教育、港口和急救中心在内的基础设施相对完善,市政府还率先实施禁烟,设立无线网路,通过妇女发展行为准则,禁止燃放烟火。由此可见,杜特尔特在人们心中是“行动导向”的坐标领袖,与多数国内政治家形成鲜明对照。
  棉兰老岛的安全一向受到威胁,诸如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莫洛伊斯兰解放阵线及毛派“新人民军”。Nicole记得小时候街头墙上写着“Alsa Masa”,她看着它学习字母。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新人民军”的目标是在人口稀疏的达沃建立要塞。共产主义者与政府之间的不断冲突造成多人死亡。因此,这座城市当时被称为菲律宾“谋杀之都”。1986年,在此背景下成立的反共民兵团就叫做“Alsa Masa”。
  按照Nicole的记忆,接下来的1992至1993年起,各种投资开始流向达沃,“此前只在电视里看过的租乐比(Jollibee即菲律宾快餐连锁店)和麦当劳都来到达沃,我也排队去了”。杜特尔特还加强了该市与马来西亚和印尼的贸易关系。
  Nicole给这个市长投过选票,但是今年选举当中,杜特尔特却在她考虑之外。她说她已经提前投给继承阿基诺路线的候选人罗哈斯(Manuel Roxas II)。拒绝杜特尔特第一个理由是,他跟“新人民军”关系不清楚。她目前在英国读博士,研究对象为军民关系。“我们没有再次搞政变的时间”,她带着急迫感说。杜特尔特曾警告,若遭弹劾尝试,他将解散国会。
  在这次竞选活动中,市长杜特尔特最大的卖点是“严打犯罪来恢复达沃的和平和治安”,誓言若当选总统,将在3到6个月内解决广泛流传的毒品、犯罪和贪污问题。不过,“人权观察”组织称,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他可能下令私下处决1000多名犯罪嫌疑人。虽然杜特尔特阵营宣传达沃是“世界上第四个最安全城市”,但这一主张基于只按照个人感知的在线调查。菲律宾国家警察的统计却相反地显示,达沃仍然是谋杀最多的城市之一。
  发现Nicole跟我说话时偶尔含着眼泪。
  Nicole觉得杜特尔特是个好市长,但不合适担任国家事务。“经济方面,国防方面,都没有明确的政策”。实际上,杜特尔特曾在辩论上表示,可以复制其他候选人的政策。他经常提到骂人话putang ina(狗娘养的),难怪人们说杜特尔特是菲律宾版“肮脏的哈里”。
  最新民调显示,杜特尔特凭借充分的优势走在格蕾西•波(Grace Poe)和罗哈斯两名对手前面。同时,他的支持比例在穷富所有阶层都高居首位。按地区来看,杜特尔特在马尼拉和中部西米沙鄢受欢迎,尤其在棉兰老获得过半的支持。Nicole介绍,过去菲律宾一直有“帝国马尼拉”(Imperial Manila)的说法,意思是政治经济文化力量集中在首都。如果他顺势获得总统宝座,这个情况或出现调整,他将成为第一位来自南方的领导人。
  Nicole分析,有不少支持者倾向于盲目相信杜特尔特,似乎是“邪教崇敬”,似乎把他当作“上帝”,不让他承担责任。她与家乡朋友近期就杜特尔特交锋,希望在今夏回家时修复关系。跟Nicole一样,她的父亲在达沃投给杜特尔特以外的候选人——这样的人在他所住的乡村里只有他一个。所以他保持沉默,因为周边的人可能要“镇压”他。
  现年71岁的杜特尔特言论已经引起外交官的担忧。他之前提及1989年监狱暴动,有个澳大利亚女性传教士遭性侵致死,他希望当时自己第一个先上。当地美澳大使对此提出批评之后,他回击说“闭上嘴”,并表示如果当选总统,要和美澳断交。正值面对南中国海(菲方称西菲律宾海)争端升级,现任总统阿基诺近年来跟美澳等国家强化合作。
  到目前为止,杜特尔特对华立场漂移不定。他最初说,如果中国给菲律宾修建铁道,对于南沙诸岛问题,他将会“闭嘴”。后来他开始强调“我们的是我们的”这一原则。最近,他又放言,他将开摩托艇前往与中国有争议的岛屿插上菲律宾国旗。“天啊”,Nicole提到这点,抱头苦思。 
推荐 25